主页
分类
> 悬疑推理 >

拐了阎王当男友[无限]/小道士拐了阎君大人 作者:晴川泪相思(上

Tags:爽文 灵异神怪 悬疑推理 无限流

  拐了阎王当男友[无限]
  作者:晴川泪相思
  文案
  《魔鬼大厦》是地府开发的一款沉浸式体验游戏,里面的npc全是怨气缠身的恶鬼,恐怖效果拉满,进入其中的玩家被虐得欲/仙/欲/死,却也因此让这款游戏火爆网络。
  叶兰锦是个小道士,刚过完十八岁生日,就被无良师傅赶下了山,身上只有昨天买菜剩下的12块5,穷的就只剩下一张俊脸。为了赚钱,他进入《猛鬼大厦》,开启了他的暴富之旅。
  那边队友在找线索,恶鬼就在身边戏谑的盯着,随时准备虐菜。
  队友在被虐前:
  叶兰锦:“这里有鬼。”
  队友:“骗子!游戏公司的托儿!”
  恶鬼:“我们的人?没听说啊?”
  队友在被虐后:
  叶兰锦:“符咒,卖符咒,200一张,驱鬼辟邪好帮手!”
  队友:“我买!我买!”
  恶鬼:“TMD,利用我们赚钱,叔可忍婶不可忍!”
  恶鬼在被虐后:
  叶兰锦:“三位,需不需要超度服务,保证物美价廉。”
  Npc三脸懵b1……
  叶兰锦:“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做鬼不如做人’……”
  Npc:“多少钱?”
  叶兰锦:“钱这东西,你们也带不走,不如都给我?”
  Npc:“这叫物美价廉?”
  叶兰锦亮了亮手里的桃木剑,赤果果的威胁。
  Npc……
  ————
  《魔鬼大厦》一经上市就火爆网络,地府的收入与日俱增,赚的盆满钵满,身为阎君的阎九君表示很满意。
  可突然有一天,判官火急火燎地来禀报,说游戏出现了bug,守关的npc不是被抢了,就是被超度了,罪魁祸首是个小道士。
  正无聊的阎九君来了兴趣,决定去看看这个胆敢和他抢钱的人,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小鬼们一听说,立即打起了赌,堵这个可恶的打劫犯,什么时候被阎九君这样那样。
  结果原本的一个打劫犯变成了两个……
  一众小鬼:“我还能再死一死么……”
  小剧场:
  叶兰锦的手指破了皮,阎九君马上凑上前,含进了嘴里。
  叶兰锦抽了抽嘴角:“我看你不是爱我,是爱我的血。”
  阎九君抬眼看向他,眼尾通红,眼睛雾蒙蒙的,像是蒙着纱。
  叶兰锦喉头一紧,无奈地说:“早晚被你吸干!”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悬疑推理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兰锦,阎九君 ┃ 配角:下本开《末世带娃记》 ┃ 其它:不恐怖,轻松向
  一句话简介:小道士与阎君大人不得不说的故事
  立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第1章 
  苍山坐落在青川市与光明市的交界处,东山在光明市,西山在青川市,是闻名全国的旅游景点,也是旅游类网红必去打卡点。
  东山有一个广恩寺,香火旺盛,人来人往,宫殿修得那叫一个金碧辉煌,寺里的和尚也是个个珠圆玉润、红光满面,日日迎来送往,一口一个‘施主’的叫着。
  西山有一个天清观,一座大殿,两间厢房,夏天漏雨,冬天漏风,观里一老一小俩道士,天天节衣缩食,兜里比脸还干净。
  叶兰锦穿着一身灰不溜秋的道袍,挽起袖子和裤腿,正在厨房里忙活,面前摆着白菜和豆腐,还有一小块剁成泥的猪肉。
  “人比人,气死人!”叶兰锦一边忙活,一边小声嘀咕着,想想青缘的嘴脸,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虽然广恩寺和云峰观一个在东山,一个在西山,但距离山上最近的村子,就只有一个,就是山下的月老村,所以山上的人想要采购,就得去月老村赶集。
  清晨,叶兰锦早早就下了山,身上揣着他们这一周的生活费58块8,身后的竹篓里背着自家种的大白菜,希望能卖点钱,买点肉吃。
  月老村只有早上有集市,能买到最新鲜的菜,所以附近的村民都会过来赶集,采购一天的食材。叶兰锦常常下山摆摊,集市上的人都认识,再加上他长得好又嘴甜,很是讨人喜欢。
  “小叶来了。”卖菜的大妈见叶兰锦过来,笑着打招呼。
  “张姨好。咦,几天不见,您怎么又年轻了。”
  “小叶子这张嘴啊,真是甜的跟抹了蜜一样。”张秀萍笑得皱纹像朵花似的。
  “我这可是说的真心话,您看您今天这打扮,哪像抱上孙子的,要我说也就刚三十出头。”
  叶兰锦边说,边在张秀萍旁边摆起了摊。
  张秀萍乐呵呵地过来帮忙,说:“还是小叶子有眼力,我这身衣服可是老大刚给我买的,花了大几百呢。”
  旁边的大叔羡慕地说:“要说你家老大就是孝顺,大几百买件衣服,我是舍不得。”
  “可不嘛。我家老大可是大学毕业,在城里大公司上班,能赚钱还孝顺。”张秀萍脸上是掩藏不住的骄傲。
  “张姨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还培养出两个大学生,其中有多辛苦,我们不清楚,但您儿子清楚,怎么孝顺您都是应该的。”
  叶兰锦这话说到了张秀萍的心坎里,她的眼睛有些发酸,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只要他们能过好,我就满足了。”
  叶兰锦是孤儿,从小被师父收养,他师父又是个吊儿郎当、懒懒散散的模样,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更别提照顾他。自叶兰锦记事,都是他在照顾师父,洗衣做饭干家务,从他还没灶台高的时候,就是他在做,他从来不知道被宠爱是什么滋味。
  摊子摆好,张秀萍给他一个小板凳,三人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等待客人上门。
  叶兰锦的白菜既干净又新鲜,卖相特别好,尤其受欢迎,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只剩下两颗。他正想着要不要收摊时,一双灰布鞋映入眼帘,这双鞋他熟得不能再熟,抬头一看,果然是熟人。
  一颗光头在清早的阳光下闪闪发光,照得叶兰锦的眼睛微微眯起,没好气地说:“不买菜就闪开,别耽误我做生意。”
  “买,怎么不买,来赶集不就是买菜嘛。你这白菜不行啊,全是菜帮,就这么一点菜叶。”
  青缘蹲下身,一脸嫌弃地戳着叶兰锦的白菜,那表情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叶兰锦一巴掌打在青缘的手上,说:“不要就赶紧走,别在这里招人嫌。”
  青缘揉了揉手背,一张圆脸微微皱着,说:“小叶子,你还真打算一辈子窝在那个破道观里,天天跟兔子似的,就啃这些白菜萝卜?”
  叶兰锦听得一阵好笑,说:“如果吃白菜萝卜就是兔子,那你们算什么?”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