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悬疑推理 >

拐了阎王当男友[无限]/小道士拐了阎君大人 作者:晴川泪相思(中

Tags:爽文 灵异神怪 悬疑推理 无限流

 
 
 
第41章 
  阎九君的话让叶兰锦陷入沉思, 这些年因为青缘的挑衅,也因为两边生活条件的差距,让他对广恩寺颇有成见, 却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一个拥有上百年历史的古刹, 如果真如他说的一无是处,又怎会延续至今,且香火如此鼎盛?
  “难道是我被世俗偏见蒙住了眼睛?”叶兰锦忍不住在心里泛起了嘀咕, “可青缘不像是会法术啊, 不然怎么会任我捉弄?”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叶兰锦起身去开门, 见门口站着于飞, 恍然想起还有这么一个人。
  “老大!”于飞一把抱住了叶兰锦,委屈地说:“老大,我叫门叫的嗓子都哑了,也不见有人开门,我还以为你反悔了,呜呜!”
  阎九君看着于飞, 漂亮的凤眼微眯,眼睛变得更加幽深。
  叶兰锦被他抱得一愣,随即有些心虚地解释说:“那什么,我昨晚睡得太晚,早上没起来,没听到你叫门。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翻墙进来的。对了, 刚才我好不容易爬上墙, 就被人拽了下去, 说什么是为了救我, 还说因为翻墙,死了好几个人。老大,这怎么回事?”
  倒不是于飞的好奇心有多重,主要刚才那几个人的脸色太难看,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恐惧,就好似爬墙成了他们的心理y1n影。
  叶兰锦摸了摸鼻子,说:“这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不说也罢。你翻墙进来,那你的物资呢?”
  “对了,我的东西还在墙根底下呢。”于飞说着就要往外跑,突然想起他没钥匙,又跑了回来,说:“老大,大门的钥匙。”
  “走吧,我陪你过去。”
  为了表示歉意,叶兰锦打算去帮他搬行李。
  阎九君见状出声说:“东西还没收拾。”
  叶兰锦随口说道:“放着吧,我回来再收。”
  听着他们走远的脚步声,阎九君不禁皱起了眉头,不悦地起身走出房间,又一次碰到了正打算去洗衣服的李曼妮。
  李曼妮看了看叶兰锦的房间,随口问道:“阎先生,兰锦不在吗?”
  阎九君淡淡地应了一声,脚步不停地回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李曼妮眨眨眼,再眨眨眼,刚才还向她问好来着,这才多大会儿功夫,怎么又开始爱答不理?
  “小两口吵架了?”
  李曼妮也顾不得洗衣服,端着水盆又去敲周舟的门。
  周舟刚想睡个回笼觉,就听到一阵敲门声,他奇怪地起身开门,见门外是李曼妮,不禁有些无奈,说:“曼妮姐,你找我又有什么事?”
  李曼妮推开周舟进了门,神情严肃地小声说:“小叶子和阎先生吵架了!”
  周舟愣了愣,随即关切地问:“他们吵架了?因为什么?”
  李曼妮随手关上房门,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我确定他们两个一定吵架了。”
  周舟听得一阵无语,缓了一会儿,说:“你怎么就确定他们吵架了?”
  “我刚才打算去洗衣服,正好碰到了阎先生……”
  李曼妮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我确定他们一定吵架了!”
  李曼妮有分寸,虽然看出阎九君对叶兰锦的特别,却没有到处宣扬,所以周舟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
  刚才李曼妮来找他,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话,现在又一副神经兮兮的模样,让周舟不得不怀疑她几次三番地来找自己的目的。
  “曼妮姐,阎先生就是副少爷脾气,动不动就生闷气,这咱们都见过,根本不用大惊小怪。”
  李曼妮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说:“倒也是,说不准又是小叶子无意间得罪了他,他在生闷气呢。”
  李曼妮似乎被这个猜想说服了,抬头看了周舟一眼,说:“那你忙,我去洗衣服了。”
  周舟看着她走出房间,不禁有些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
  叶兰锦跟着于飞来到院外,发现街道拐角的地方站着几个人,见叶兰锦和于飞一起走出来,神情怔了怔,随即撒腿就跑。
  经过上次的翻墙事件,他们对叶兰锦已经有了严重的心理y1n影,看到就腿软,拔腿就想跑。
  他们之所以就在这儿,就是想看看于飞是怎么被扔出来的,可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于飞翻墙竟然没事。
  叶兰锦……
  顺着叶兰锦的目光看过去,于飞也看到了那几个人,说:“老大,刚才就是那几个人拉着我,不让我翻墙的。他们怎么见到你,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亏心事做多了呗。”
  “这样啊。”于飞疑惑地收回目光,弯腰收拾自己的东西。
  叶兰锦上前帮忙,和于飞一起回了小院。
  待他来到宿舍区,指着之前刘芸和高明轩的房间,说:“这两个房间空着,你可以任意选一间。”
  于飞两个房间看了看,选了刘芸的房间,说:“老大,我就住这儿吧。”
  “行,你先收拾东西,我也去收拾碗筷了。”
  “好,老大,你忙。”
  叶兰锦转身回了房间,看着桌子上摆着的碗筷,没好气地说:“果然是少爷,什么都指望不上。”
  李曼妮正洗衣服,见叶兰锦走了过来,说:“小叶子,刚才见你没在房间,是去哪儿了吗?”
  “去帮于飞拿东西了。”
  “于飞?”李曼妮的动作顿了顿,说:“我都给忘了,他来了?住哪个房间?”
  “住刘芸的房间。”
  李曼妮点点头,来到门口往外看了看,见没人经过,靠近叶兰锦小声说:“小叶子,你是不是又惹阎先生生气了?”
  叶兰锦被问得一怔,开始自我反省,想了半晌也没想到哪儿得罪他,说:“不管他,整天莫名其妙的,明明是个大男人,却跟个小女生一样,动不动就生闷气,真是……”
  “小女生?”李曼妮忍不住轻笑出声,说:“你这形容还真是蛮像的。”
  “我不喜欢这种X1ng格,有什么话直说不好吗,非要别人去猜,猜到了还好,猜不到他累我也累。”
  “说的也是。之前我谈了个男朋友,他就和阎先生似的,动不动就生闷气,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李曼妮的眼珠转了转,说:“后来我发现他生闷气,多半是因为吃醋,所以每次他生气,我都会自我检讨,想想是不是我哪里没注意,让他没了安全感。”
  “所以你们才会分手。”叶兰锦头也不抬地说道。
  李曼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说:“不是,他吃醋,是因为他爱我,是我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你懂吗?”
  这个男朋友纯粹是李曼妮虚构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导叶兰锦,让他慢慢发现阎九君的心思。不曾想,叶兰锦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就将这段恋情一巴掌拍死,顿时让李曼妮有些慌,唯恐自己好心办了坏事。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