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悬疑推理 >

拐了阎王当男友[无限]/小道士拐了阎君大人 作者:晴川泪相思(下

Tags:爽文 灵异神怪 悬疑推理 无限流

 
 
 
第66章 
  阎九君看了看他手中的围裙,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白皙的耳尖泛上淡淡的粉,配合地转过身, 抬起了胳膊。
  叶兰锦的手从他腋下伸了过去, 环住了他的身子,虽然只有短暂的停留,但他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叶兰锦身体的温度。温热的呼吸喷在脖颈间, 有些痒, 还有些灼人, 让他忍不住心跳加速。
  “好了。”叶兰锦见阎九君在发愣,不禁奇怪地问:“愣什么呢?开火啊。”
  阎九君回过神来, 若无其事地去拧燃气灶, 却不知道通红的耳朵暴露了他的真实心情。不过可惜,叶兰锦的注意力在锅上,根本没留意到。
  “火不要太大,容易炸糊。”叶兰锦伸手关小了火,说:“等油温升高,把筷子放进去冒小泡的时候, 把鱼顺着锅边放进去。”
  叶兰锦边说边拿了根筷子,放进了锅里,等冒出小泡,说:“行了,现在可以放鱼了。”
  阎九君看看盆里的鱼,说:“我去拿个手套。”
  叶兰锦闻言抽了抽嘴角, 伸手拿起鱼, 顺着锅边放了下去, 吐槽道:“等你拿手套回来, 鱼都该炸好了。算了算了,你还是别学做菜了,毛病太多,一边去,别耽误我做菜。”
  “我不过是不想鱼腥味弄到手上……”
  “那我就想鱼腥味弄到手上吗?”叶兰锦打断阎九君的话,说:“做饭要用心,做出来的饭菜才能好吃,你嫌这嫌那,是做不出好吃的饭菜的,与其徒劳无功,还不如不去做,浪费食物。”
  阎九君看着叶兰锦的侧脸,他看着锅里的鱼,明明什么都不用做,他还是认真的看着,没有三心二意去做别的事。
  “饭菜做出来是给家人吃的,是平淡的生活中表达爱的方式,但凡你重视吃饭的那个人,你就不会嫌鱼腥,或者嫌肉油。”
  阎九君闻言一怔,脑海里反复回响叶兰锦的话,呢喃地说:“是表达爱的方式吗?”
  “是啊。比如妻子做给丈夫,儿子做给父母,朋友间的小聚,就连饭馆里的大厨也是。虽然他们有的是迫于生活,但也是因为他们爱家里人,想给他们更好的生活,才努力把饭菜做好,挽留住客人。所以做饭用的是油盐酱醋,倾注的却是自己的感情。”
  “那你对我又倾注了什么感情呢?”阎九君无声地问了一句。
  油锅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锅里的鱼被炸得焦黄酥脆,叶兰锦用笊篱捞了出来,放到了干净的盘子里。
  叶兰锦端起油锅,想将油倒进旁边的油罐子里,刚转身就撞倒了阎九君身上,如果不是他手上功夫够稳,这滚油能撒一身。
  叶兰锦被吓了一跳,脸色变得很难看,说话的语气也没控制住,说:“你怎么还站在这儿,这油万一泼在身上,你这张皮还想不想要了?”
  阎九君皱着眉头看他,没人敢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可当看到他眼底的担心时,心里怒火瞬间消散,说:“叶兰锦,你喜欢我吗?”
  阎九君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一时冲动,问出这句话,只是问了,也就问了,拖了这么久,他不想要等下去。
  “你说什么?”
  “你喜欢我吗?”
  叶兰锦怔怔地看着阎九君,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说:“少爷,你刚刚说什么,我刚才可能太生气,有点没太听清。”
  阎九君看看叶兰锦手里因为晃动而漾起涟漪的热油,说:“你先把油倒了。”
  叶兰锦看看手里的锅,连忙将油倒进了油罐子里,随手把锅放在燃气灶上,转头看向阎九君,说:“那什么,要不咱们吃完饭再说?”
  叶兰锦耳聪目明,怎么可能没听到阎九君的话,只是他听得有些懵,不明白阎九君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隐约有有些感觉,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只能先装傻,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阎九君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说:“好。”
  叶兰锦松了口气,说:“这里油烟大,你还是回去等着吧,接下来的菜就交给我了。”
  阎九君应声,解下围裙,挂在了一边,转身走了出去。
  叶兰锦见状挠了挠头,小声嘀咕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问我‘喜不喜欢他’是什么意思?不是,我们两个大男人之间,用得着问这种问题吗?问的着吗?”
  回想这几年,两人相处的模式,好似有那么一点点亲密无间,可在他看来这都是好朋友之间的默契,如果不喜欢这个人,根本不会和他这么亲近,可这种喜欢根本不是那种喜欢……
  “这要是个女的……”叶兰锦愣了愣,随即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说:“算了算了,不想了,说不定是我误会了呢,做饭做饭。”
  叶兰锦的心乱了,本来得心应手的事,做的手忙脚乱,忙活了半个多小时,饭菜才算上桌。
  把饭菜摆好,叶兰锦起身来到阎九君的房门口,抬手就要敲门,却突然想起之前他说的话,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
  他转身回到房间,拿出干净的盘子,刚想把菜分成两份,眼角余光就瞥到站在门口的阎九君。
  “为什么不叫我?”
  叶兰锦心虚地放下盘子,说:“我这才刚刚摆上桌,还没来得及。”
  刚刚叶兰锦的一举一动,都在阎九君的感应之下,知道他在说谎,也清楚他为什么说谎,阎九君向来毫无波澜的心,竟开始有些疼。
  阎九君没再说话,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拿起勺子给叶兰锦和自己分别盛了汤,随后抬头看向他,说:“还不吃?”
  “吃,吃。”叶兰锦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将盘子放到了一边,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改之前的融洽,这次的氛围有些沉闷,两人都没有开口,房间里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
  阎九君夹了一块鱼肉,小心地挑好鱼刺,随即放进了叶兰锦的碗里。
  叶兰锦看着碗里的鱼肉一阵发怔,他不太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阎九君有了给他挑鱼刺的习惯,他只记得自从说小时候被鱼刺卡过后,每次吃鱼阎九君总会给他挑鱼刺。
  “不吃吗?”
  见叶兰锦看着碗里的鱼肉一动不动,阎九君心里一揪一揪的疼。
  “吃啊,你知道的,我最喜欢吃鱼了。”
  叶兰锦夹起鱼肉送进了嘴里,入口的味道让他一怔,随即看向阎九君,说:“抱歉,这次没把握住辣椒的辣度,你要是吃不了,就别吃了,吃虾仁。”
  “还好。”阎九君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说:“人会随着环境的转变而改变,口味也是一样。”
  叶兰锦抬头看了看他,低下头继续吃饭,他说的没错,这些年他确实改变了许多,只是这种改变在生活的点滴里面,如果不是留心去观察,很难发现。
  “喝汤,这汤好喝。”
  叶兰锦回神,看看手边的汤碗,端起来喝了一口,汤很鲜,咸淡适中,味道确实是这三个菜里面最好的。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