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玄幻奇幻 >

准点狙击 作者:唐酒卿(三)

Tags:天作之合 强强 未来架空

第113章 命运
  他们似乎会再接一次吻, 但是对讲机持续震动,那吵闹的“嘀嘀”声暗示着他们此刻还无法摆脱各自的任务。
  谢枕书从暧昧中偏过头,抬手拿到了桌面上的对讲机。他冷静几秒, 说:“是我。”
  对讲机道:“长官, 备战组要求您立刻前往会议厅等候调遣。”
  谢枕书瞟了眼窗帘, 那里的缝隙透露出外面漆黑的天色,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在顷刻间完成思索, 用一切如常的语气回答:“马上去。”
  通话就此停止。
  苏鹤亭歪过身体,趁机从长官腿上跑掉。他用手轻轻拨开窗帘,向下望。
  雪雾朦胧, 除了旋转灯塔的亮光, 远处还亮起了几道车灯, 有车正在开向这里。
  苏鹤亭说:“备战组来接你了。”
  谢枕书道:“是来接你的。”
  苏鹤亭看着那车灯越来越近, 突然升起了不妙的感觉。他加快语速:“不对劲,我那通电话是在暗示监听员,我的任务没有失败, 我们还在周旋,统帅听到电话后应该按兵不动的。”
  统帅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利用情报消灭三个关键敌人, 一个潜入军方试图扩大影响力的狐眼,一个天赐教庇佑下的谢枕书, 以及一个臭名昭著的7-006。他现在只要等7-006得手,就能顺理成章地杀掉7-006,完成整个计划。
  所以他此时不该派人过来, 除非他中途改变了计划, 不再相信7-006能杀掉谢枕书了。
  谢枕书说:“他知道自己暴露了。”
  统帅能完成这样借刀杀人的计划,全部得益于一个关键, 那就是他让监听员伪装成了北线情报员,以此骗得苏鹤亭的信任。然而,一旦苏鹤亭发现他是谁以后,情况就变了,这个计划成了他随时会身败名裂的软肋,如果7-006手握证据公开消息,说狐眼的日程详细是南线统帅透露的,那统帅就将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南线联盟的群众不会原谅他的。
  苏鹤亭思绪急转,道:“我和监听员的接触很少,每次通话大家都在演戏,我不记得我对他表现出过怀疑……”
  两个人目光相碰,刹那间,他们心思相通,几乎是一起看向对讲机。
  ——这里有监听器。
  谢枕书翻过对讲机,拆掉了对讲机的电池。他把食指摁在放置电池的盖面上,什么都没有发现。但他没有放弃,用了点劲儿,直接掰断了它,在扯开的零件里发现了一个薄如胶带、自带黏度的窃听器。
  同时,一辆D300停在了楼下,车灯熄灭,下来了两个身穿南线联盟备战组制服的人。两个人抬头望了望楼上,紧接着,后面的备战车也停下了,这次下来了七八个武装人员。
  苏鹤亭视力极佳,他说:“带枪的是城区的特装队,他们要上来了。”
  谢枕书销毁窃听器,把这些废品都丢进垃圾桶。他站起身,打开房门,道:“走。”
  苏鹤亭说:“他们配备的全是I6冲锋枪,看来统帅是要我们一起死。”
  谢枕书拿下外套,快速解掉了苏鹤亭的手铐,道:“外面很冷。”
  苏鹤亭穿上外套,惊奇地说:“我们要亡命天涯了耶。”
  谢枕书道:“嗯。”
  苏鹤亭退后两步,说:“我的气球!”
  他回到房间,把粉色幽灵猫的绳子拴在了手腕上。
  谢枕书拉开抽屉,里面有一把手枪。他把手枪扔给苏鹤亭,与此同时,楼梯里静悄悄的,但是冷气骤升,代表着武装人员已经打开门进入了这个家。
  谢枕书靠到门边的墙壁上,微微偏头,屏气敛息。片刻,他朝苏鹤亭比了个“三”的手势。
  两个人没有商讨计划,现在,能突破第一层围堵就是胜利。或许是因为两个人的训练量旗鼓相当,他们有种异常的默契,仅靠眼神就能领会对方的意思。
  两个人在心里无声地倒数:三,二……
  当“一”来临时,门板“哐”地飞开,打头的武装人员立刻开枪。I6的枪声顿时响彻客厅,茶几上的花瓶应声爆掉。
  在花瓶碎片迸溅的时候,谢枕书率先发难。他抬臂箍住武装人员的脖颈,对着武装人员的面部两拳。
  武装人员的护目镜坏掉,没有胡乱喊叫,可是眼部的剧痛使他下意识松开了手中的枪,去捂眼睛。
  站在后面的武装人员抬起枪,准备扣动扳机。谁知房间内的枪声先响,苏鹤亭一枪打中对方的眉心。
  咚!
  武装人员一齐倒地。
  谢枕书踢起I6,抬臂扫射。子弹在楼梯间蹦跳,击毙了后余的人。一时间硝烟弥漫,血把地毯和墙壁全部溅Sh1。他换了把枪,言简意赅:“下楼。”
  两个人快步下楼梯,门口的备战组成员已经听到了枪声,正在和对讲机说着什么。
  “嘭、嘭!”
  子弹干脆地解决掉了他们。
  谢枕书没看D300,他径直走到备战车旁,拽开了车门。夜里的雪被风卷进车内,里面还有武装人员待过的余温。
  苏鹤亭拉低气球,问:“我们去哪儿?”
  城区是个封闭的“口”型设计,这片住宅区则是“回”,里里外外全是关卡和巡逻队。他们既然已经暴露了,那么用不了一个小时,整个城区的武装部队都会来围杀他们。
  谢枕书道:“列车站。”
  只要上了列车,就能离开城区。不论列车会驶向哪里,都比待在这里安全。对苏鹤亭说来更是,他的情报员遍及南线联盟,出去就再也没人能抓住他。
  备战车发动,驶上了路。半夜的积雪没有打扫,路上还留着武装人员来时的车胎印迹。那旋转灯塔已经停下旋转,把灯光投向这一片,并且亮起了红灯。
  第一道关卡就在眼前,谢枕书的车速不降反升,他一脚油门踩到底,备战车如同发怒的犀牛,直接撞断了关卡的横档栏杆。
  苏鹤亭的身体猛晃,他抓紧安全带,瞪大眼看着谢枕书。
  车灯照射范围内有雪花在飘,栏杆被碾到了车底,导致车身颠簸了一下。谢枕书神色不变,打动方向盘,忽然问:“你真的叫苏鹤亭吗?”
  苏鹤亭忽悠道:“假的,我叫7-006。”
  谢枕书说:“好。”
  苏鹤亭又心虚,重新说:“真的哦。”
  谢枕书说:“苏鹤亭。”
  苏鹤亭道:“什么?”
  谢枕书却没有再讲话,他盯着前方,撞开了剩余的关卡。
  城区部队收到消息的速度比他们想象得更快,等车开出最后一道关卡,后方的警笛声已经呼啸而至。顷刻间,到处都是灯光和响亮的警告声。
  “停车!立刻停车!”
  昔日的备战组同僚在广播中痛心疾首地说:“谢长官受到了敌人的蛊惑,和7-006狼狈为j1an……”
  “联盟内应就是他!也是他出卖了狐眼!”
  “谢枕书……”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