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现代言情 >

白切黑校草的暴躁男友 作者:妍之甘年(下)

Tags:

第053章 054.就攻了那么一瞬间+介不介意我爬你背上
  领口大开,顾清安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衫,里面什么也没穿,也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以至于他过了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
  “不是,阿清你要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嘶,阿清你先松开我,再不松开我头发就被你拽光了。”
  “再不闭嘴我连你衣服都能拽光信不信?”
  眸中仿佛闪着火光,顾清安沉声:“你是要我拽你过去还是你自己过去?”
  余尘苑眨眼:“去哪?”
  顾清安咧了咧嘴,笑得肆虐:“去一个能揍你的地方。”
  赵钦舟在后面,满脸呆滞。
  还真让他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发小说中了,他等会就去买香,买完就上。
  必定买上上香。
  ……
  “清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
  余尘苑便捂着脑袋便跟着顾清安来到了宿舍楼后面。
  这里本就没有多少人来,更别提今天还是运动会,就算有人也都会选择去看运动会而不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毕竟运动会上的帅哥还是很多的。
  尤其是那种又帅又能得奖的更吸引人。
  “坐下。”
  顾清安声音不带一点起伏,哪怕比余尘苑矮了一点,目光无法平视,也不妨碍他强大逼仄的气场。
  余尘苑看了眼满是灰尘的台阶,上面还遍布着一些杂C_ào,眼底闪着纠结。
  这么脏的地方,他实在是不想坐下。
  顾清安嗯了一声,尾音上扬,带着丝丝的威胁,好像对方不坐下他就打算自己上手似的。
  “好的。”
  余尘苑不再犹豫,乖乖坐下。
  当屁股碰到阶梯的一刹那,他又忍不住想要起身,然而顾清安眼睛一眯,右脚直接踩在了台阶上,就在他的旁边。
  余尘苑吞咽了一下,“这……不用这么刺激吧?”
  顾清安身体前倾,胳膊肘靠在膝盖上,不论是脸上还是眼睛里,都没有掺杂一丁点的笑意。
  “刺不刺激我们另说,现在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余尘苑坐直了身体,全神贯注。
  顾清安嗤笑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嗯?”
  莫名的,余尘苑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什么问题呢,没想到是这个。
  这确实不是他有意的。
  要知道,这个风险太大了,一不留神顾清安就会被别人看到,到时候可让他怎么办?
  他一点都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
  毕竟顾清安只能给自己看。
  至少,在有他在的地方,不允许有别人觊觎着顾清安。
  想着想着,他就不自觉的想要起身,占回主导地位,但他刚动,就听到“咚”的一声,顾清安把脚踩在了他大腿间的台阶上。
  “再乱动,鞋可不长眼。”
  清冽的声音慢慢传来,却带着十成十的不满。
  余尘苑眨了眨眼睛,小心地挪了下屁股,把自己往后带了一下,又默默收了收脚。
  小声说道:“你这么狠让我怎么办呀?万一哪一天我受不住了怎么办?”
  “咔”
  顾清安指骨响了一下,“你能不能正常点?”
  余尘苑的声音依然很小:“我这难道不是正常人的思维吗?”
  吖的正常人,正常人哪有这么想的。
  顾清安很想骂出来,但他不能。
  这边还有一个999在禁锢着他的言语,连谐音都不可以骂出来。
  哪天他要是被其气死过去了,绝对和999脱不了关系。
  突然,手指被攥住了。
  余尘苑抬起希冀的眸子,满脸的委屈:“阿清,你要是难受了其实可以打我的,我不会叫出来的,而且这里没人,我们还可以好好谈一场。”
  顾清安下意识问:“谈什么?”
  “谈恋爱啊。”余尘苑勾唇轻言,他坐在宿舍楼外面的楼梯上,有着楼层的遮挡,yá-ng光照不到他,却显得他脸上的黑痣更加明显。
  可能他这张脸真的讨巧,小小的黑痣给他带来的不是媚气和妖艳,而是能够让人信服的舒适。
  似乎只要看到那双干净的眼睛,就会不由自主的相信他,黑痣也只不过是多了一个容易辨别的特征点而已。
  顾清安强行把自己的注意移开,集中到了余尘苑身后的玻璃门上。
  “一个小屁孩,谈什么恋爱。”
  余尘苑轻轻挠了一下顾清安的手心,“对啊,不趁着这点时间和你谈一次,不是太可惜了吗。”
  他目光炯炯地望着顾清安,后者不自在的往他大腿上踹了一脚,言语略崩:“感情是给你这么玩的吗?!”
  但不管他怎么想的,余尘苑始终就那么一个答案:“我想和你谈恋爱。”
  而他每说一次,顾清安眉宇就深一层,似乎对这句话并不是很信任。
  余尘苑拉着他的手,撒娇似的晃了晃,“阿清,不要你现在就和我谈,我要你知道我现在是在追你就行了。”
  “追个头!”
  顾清安触电般收手,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样,绯红从耳朵蔓延到了后脖内,再往下,就看不见了。
  余尘苑可惜的咂了咂嘴,下一秒,他把人拽至跟前,上挑的眉眼显得戏谑和玩味,但他的声音却是低柔的,像是羽毛尖尖一样,从敏感多疑的心口上扫了过去。
  “说真的,没开玩笑,要不要试一试,和我谈一场?”
  “或者,就谈到999离开。”
  顾清安心口仿佛裂开了一小块,从里面钻出了一份不属于他现在所拥有着的记忆。
  ……
  “余尘苑,你以前不是个同吧??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呢?”
  顾清安坐在余尘苑旁边,神色有些复杂。
  他的屁股底下,垫着余尘苑的外套,这是余尘苑非要让他坐下来而又担心他因为洁癖打死不坐的关怀。
  简之:想要靠近一点。
  余尘苑堪堪就坐在台阶边缘,就靠着那么一点面积撑着,听见顾清安的问话,他头也不转的回答:“可能我以前就是个同吧,不然为什么一直喜欢不上别人。”
  “初中的时候,我们班那么好看的女孩子还是不少的,但我对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都没聊过几句。”
  顾清安睁着一双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余尘苑。
  在刚刚出现的记忆中,余尘苑算是个比较活波的人,甚至还有点自来熟,一点也不像余尘苑自己说的那样,不聊天。
  余尘苑也没急着解释,而是问了一句:“你想起来的大概是什么?有个具体一点的场景吗?”
  “你站在楼梯上,似乎在望着一个人,还问了一句‘我这样没关系吗’。”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