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现代言情 >

典型美弱惨 作者:雀俐(上)

Tags:情有独钟 系统 快穿 打脸

 文案:
  乔疏月是个深爱主角的悲惨男配,别人是美强惨,只有他是美弱惨,注定一生都是被主角欺负的小可怜。
  男主一移情别恋,男主二把他当做替身,男主三只想当海王……男配乔疏月都无怨无悔,依旧深爱男主。
  系统也很心疼乔疏月:“宿主,再撑一撑,等男主的官配来了,走完剧情你就能退休了!”
  乔疏月乖巧懵懂地点头:“昂,好。”
  然后,官配来了,乔疏月也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了。
  但是——
  男主一红着眼撕心裂肺:“乔乔,别走,要走也带着我走好不好?”
  男主二紧紧地抱住乔疏:“乔乔,我爱的从来都是你,那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
  男主三声音喑哑,讨好的哄人:“乔乔,我错了,你别不理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系统一言难尽:“这些狗男人,he~tui!”
  乔疏月一脸茫然无措:“系统,我该怎么办呀?还走不走剧情了?”
  排雷——
  1.弱攻,主攻!万人迷攻!乔乔再弱再惨再软萌,他也是攻!
  2.小攻不是很懂感情,而且主角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3.请文明看书,不喜欢可以默默离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打脸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疏月 ┃ 配角:推新坑《五个神明的白月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攻他又惨又弱,但是美
  立意:唯有无畏向前,才能走出困境。
  没钱没势没地位攻×有钱有势有地位受
 
 
第1章 一见钟情
  黑暗的房间里有几缕月色穿过了墨绿色的窗帘,昂贵j.īng_致的床,人影摇曳,夜色多了几分燥热。
  纤细白皙的手从窗帘中伸出,男人舒缓了口气,喑哑的嗓音让手的主人不由地握住了被子;
  乔疏月俯下身子贴在白竟遥的脸侧,他亲了亲男人发红的耳垂,轻轻闭着眼,愉悦而享受。
  白竟遥咽了口水,他微微侧头看着乔疏月,眼里流露出几分痴迷,乔疏月明明已经是二十三岁的男人了,这张脸还青涩稚嫩如高中生。
  他比乔疏月大五岁,如果跟乔疏月站在一起,别人都不会想到他们两是情侣关系。
  今晚宴会上有不少男女都偷偷瞄着乔疏月,要不是他死守在乔疏月身边,估计早就有人上来跟乔疏月搭话了。
  乔疏月年少软糯的脸微皱:“小白,我困了,想睡觉。”
  如果平时看到一个大男人这般撒娇,白竟遥只会感到无语和不舒服。
  但到了乔疏月身上,他只觉得收到了一万点暴击,心脏更是不受控的快速跳动。
  “你,你好好说话,别撒娇。”
  白竟遥面红耳赤,在外一向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白家小公子,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可他也不会说软话,自己是不想要再继续了,但嘴上不饶人:“就你娇气得很,多动一动就喊累。”
  白竟遥伸手揽住乔疏月的脖子,他慵懒地仰着头。
  身上的小男友如单纯圣洁的天神,完美j.īng_致的脸庞透着淡淡的霞红,那双一眼就让人沉醉的桃花眼微微低敛,他在看着自己,然后甜甜的笑了。
  白竟遥有些失神,如沉入海底的船,心甘情愿为乔疏月沉沦,无法自拔。
  他一下子看迷了,特别是小男友喉结慢慢滑下来的汗水更让他心动不已。
  没想到自己还会有这么痴汉的一天,他抬手用手背挡住自己的狼狈,不想让乔疏月发现他的异样。
  可是往常都是一根筋的乔疏月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还很无辜的与他对视着。
  “小白,你怎么啦?”
  好听的声线此时像是一壶酿酒,勾得白竟遥心尖一抖。
  “我没事,你困了那就睡吧。”
  乔疏月歪头,身下的人的神情全部呈现在眼前。
  羞赧的,愉悦的,心甘情愿的。
  乔疏月下意识的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唇,想着小白现在比往常更好看了,还很甜。
  白竟遥没得到自家小男友的回应,又低声说了句:“快睡觉。”
  可乔疏月慢慢抱住身边的男人,然后问:“明天几点去机场?”
  白竟遥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乔疏月的声音上,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乔疏月问了什么。
  直到乔疏月问了第二遍,他才勉勉强强的回忆起明天登机的时间。
  “十,十点。”
  “哦。”乔疏月回头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五十分了。
  他抱着白竟遥,又亲了亲白竟遥的耳垂。
  “记得从德国回来后,给我带伴手礼。”
  “嗯,记得的。”
  白竟遥闭上了眼,也伸手抱住小男友的细腰,心里更是满足和好笑。
  乔乔这么大了,x_ing子还是跟小孩子一样,以后离了他,乔乔该怎么办?
  可是闭上了眼睛的白竟遥没看到的是,抱着他的男人的眼里却是如泉水的冷清,完全没有丝毫动情的波澜。
  因为乔疏月知道白竟遥这一趟出国,会遭遇车祸失忆,同时也把他忘得干干净净。
  而在回国的那天,白竟遥也带回了他的命定之人,墨欢。
  白竟遥会和那人相知相爱相守,然后永远的忘掉属于「乔疏月」的一切。
  “宿主,剧情已走到一半,等白竟遥失忆遇到原配小受了,你只需在背后当个默默无闻的深情男配就好了。到时候走完剧情,咱们就能离开了。”
  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声音,它似乎很开心任务快完成了。
  乔疏月应了一声,不禁回想起他一年前病死后,被系统错绑的事情。
  雪白的病房里,一个苍白虚弱的少年躺在病床上,他身上c-h-ā满了管子,犹如冬天里快要凋零的花,奄奄一息。
  乔疏月陷入了昏迷,他隐隐约约听到了心电图机发出刺耳的「滴滴滴」声,还有爸爸妈妈撕心裂肺的崩溃哭声……
  意识逐渐模糊,他仿佛看到了一束光芒,他咳嗽了下,明明身体已经虚弱得脱力了,但是他却想朝着光爬去。
  尽管速度缓慢,但是他执着的不肯放弃。
  终于,他抓住了那团光芒。
  与此同时,“糟糕,绑错人了!”
  再次醒来,乔疏月的脑海多了一团小小的光芒,他也知道了这团光芒叫系统,详细来说,应该叫深情男配系统。
  因为绑错了人,系统无可奈何和咬牙切齿的心情在看到乔疏月的脸的那一刻,瞬间熄了火。
  它吧唧吧唧道:“你,你怪好看的。”
  乔疏月笑了:“谢谢,我叫乔疏月,你是……”
  系统在这盛世美颜的笑容中回过神,它有点羞涩。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