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武侠修真 >

剑修不想被攻略 作者:二手刀(下)

Tags:强强 甜文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第57章 
  曼姬的开场让所有人对这次晚会的节目抱了偌大的期望, 结果接下来尸鬼川带来的诗歌朗诵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光是题目就令人天灵盖发麻,叫《拥抱多彩的春天和那温暖的尸体》,配上他们y1n恻恻的语调, 让在场的人不自觉都打了个寒颤。
  沙骨渡的魔修拎了几十桶沙子上来,捏着小铲子给大家做沙雕, 真沙雕, 堆了一个长着山羊胡的猫;化血池的魔修集体倒立吃西瓜;白毛泉的魔修给大家表演空手劈冰砖……
  曼姬和了冬坐在一起,她看着下面人时不时呆滞的神色,在心中叹气:你们不懂, 就这些还都是筛选过的,剩下的一些更离谱……
  接下来又轮到万兽宗的节目,大家不自觉舒出一口气,腰板挺直, 听说曼姬在检查宗内节目时候格外严格, 这一回应该多多少少是个正常节目。
  然后四只魔兽在众目睽睽之下蹬着短腿爬上了高台,它们长得有些像鸭子,不过颜色是纯黑的, 脖子上一圈白环,一双豆豆眼必须仔细找才能找到, 不然容易误将它们的鼻孔当成眼睛。
  角落里有人吹起了葫芦丝, 欢快的旋律带着一些熟悉,鸭子们将翅膀搭在一起, 排成一字型, 从左边蹦到右边, 再从右边蹦到左边。
  旋转跳跃, 没有跳跃, 跳不起来。
  众人:咦, 好怪!再看一眼……真的好怪……
  宁虞看了半天才发现那四只魔兽其实是一足收一足放,单脚在跳舞,只是因为腿太短,所以不容易注意得到。
  台下一片死寂。
  【让我来朵蜜你一下:那什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跳的是四小天鹅吧?】
  【马了个巴子:你没看错,是,也不完全是,建议改名叫四小嘎嘎。】
  【阔乐加冰快乐似神仙:重金求一双没看过这节目的眼睛,以后谁要是跟我提起天鹅湖,这四只鸭子就会在我眼前晃悠,已经回不去了……】
  【玛卡巴卡:你们别说,还怪可爱的,嘿嘿嘿!】
  曼姬用手盖住脸,撑开一条指缝看向那四只鸭子,半晌,她默默将指缝合上。
  她千防万防,躲过了鳐鱼学j1叫唱歌,躲过了火烈猪表演一口气吃光三百个苞谷,躲过了铁头鼬鼠表演用脑门开核桃……
  万万没想到,没躲过白环鸭跳舞!
  她和了冬忙着审其他宗门的节目,万兽宗有人说原定表演的几只魔兽最近吃坏了肚子,至今还在哭着便秘中,临时要换节目,她匆匆问了两句也就答应了。
  那个弟子是怎么跟她保证的?
  经典节目,百年传承,雅俗共赏,节奏轻快,给你畅游在田园中的欢乐体验,看过的都说好啊!
  曼姬努力回想那名弟子的名字和样子,准备等会儿回去就按着他的头写退宗申请,连夜卷铺盖给人送出门,这回不管是谁抱着她的大腿哭着求情都没用了。
  四只白环鸭跳完之后,一屁股墩儿坐在了台上,片刻后起身排着队大摇大摆走到高台边缘,呼扇着翅膀飞下去。
  周围静了片刻,响起了惊雷般的掌声,只能说难忘今宵。
  鸭鸭们奔进主人的怀里,那位魔修还十分激动地把它们挨个搓了个遍,对于自家崽崽们的舞台首秀感动得快要激情落泪,差点就要冲上来发言“感谢宗主给我家崽这个机会,感谢所有支持喜爱它们的朋友,感谢你们一路的陪伴,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鸭鸭”。
  曼姬:呵呵,原来是你小子。
  万兽宗众魔修:师弟啊,我们该拿什么拯救你!
  宁虞呷了一口酒,魔域的酒简直和苍洲最烈的马烧刀有的一比,入喉如火灼,一路顺着喉咙滚进肚中,辣得他差点呛了出来。
  杯盏之中摇晃着纯白如牛Ru一般的酒液,馥郁的香气缭绕鼻尖。
  魔域九川所酿的酒各有其特色,其中以来去江和黑水河最为出名。
  来去江的酒被称为三口不可多,第一口是甘甜,第二口则发酸,到了第三口就全然变成了苦酒,苦进肺腑,仿佛让人的肝肠都纠结在了一块儿。
  黑水河的酒则叫做梦七帘,是黑色的酒液,需得一口饮尽。
  一帘梦回黄发垂髫稚子时,一帘梦回红蹄策驰少年时,一帘梦回藕花深处初见时,一帘梦回春风楼满登高时,一帘梦回明月迢迢离散时,一帘梦回伶仃飘摇愁苦时,一帘梦回曲断魂消尘归时。
  这两杯酒不论谁喝了,都会抱着友人痛哭流涕一晚上,若是周围无人,自己独饮,便会抱着柱子或是石头嚎啕大哭。
  可是宁虞手中的这杯酒却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单纯的烧心烧肺,那是白毛泉魔修的不得意,一招堪不破天命,走火入魔,沦落此间。
  今日的晚会本就是为他办的,九川魔修纷纷上来与他碰杯,宁虞虽说是个一杯倒,但好歹在长吉门待了那么多年,如今起码能算是个三杯不倒。
  三杯酒下肚,人是没倒,只是沾唇的酒液如同误洒进了眼中,氲出水光,就连脸上也飞出红霞。
  后面凡是有魔修上来敬酒,都被京半月一一挡下来,他不知喝了多少杯,面色不变,还是原本的那副样子,仿佛烈酒浇不化的寒冰。
  宁虞转头看向了冬的位置,那里已经空了,之前玩家讨论的声音在他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响起。
  桃花不止栽在桃花崖,戾天宫高墙之内有各式各样的小院,里面也种着桃树。
  宁虞探手勾住京半月的腰带,扯了扯。
  京半月俯身过来,探手摸了一把他的脸颊和额头,低声道:“酒热难受?”
  宁虞摇摇头,望着他的眼神有些放空,像是在发呆,显得无比乖巧。
  京半月眸色愈发幽深,用拇指揉了揉宁虞染着薄红的眼尾后克制地将手移往侧面,将他长发顺到耳后。
  宁虞回过神,小声道:“我去后边躲一躲……”
  他撑着椅子悄悄起身,趁着众人不注意,一溜烟儿往正殿后面跑去。
  京半月也起身,刚准备跟过去,边上忽然猴似的飞窜过一道黑影,是个提着酒坛子的白毛泉魔修,下一瞬他就被一把揪住后领。
  魔修一脸茫然地转向京半月:“我没啥别的意思,我就是想找宁仙君讨教一下剑道……”
  京半月道:“我知道,你问我也是一样的。”
  “啊?”剑修震惊地挠了挠头:“你会用剑啊?”
  京半月颔首:“会。”
  魔修相当豪气地将酒坛子扔到桌子上,他从衣襟里摸出赛脸大的两个酒碗,倾酒时洒出不少,沿着桌面滴到了地上。
  魔修一连抛出好几个问题,角度刁钻,都是寻常习剑过程之中料想不到的问题。
  京半月用指尖蘸着桌上的酒液,在桌上画了几笔,解说时也是言简意赅。
  寥寥几语让魔修醍醐灌顶,他立马和京半月撞一下酒碗,夸赞道:“我靠,你是真的可以啊,有两下子啊!是宁仙君给你开小灶教的?”
  京半月顿住,而后点了点头,对方说的确实也没错,他的剑招也确实是跟宁虞学的,不过宁虞不知道而已。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