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武侠修真 >

我家恶灵超凶的 作者:天草纯一

Tags: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我家恶灵超凶的
  作者:天草纯一
  文案
  朔怀是A市古宅中的一只阿飘,自苏醒以来就过上了悲催的欠债生活。
  最惨的是,看着上亿的巨额欠款他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朔怀只好偶尔夜里吓吓来这的探险主播,挣点冥币,勉强维持生活。
  却不料被人买下了这栋宅子。
  于是,被断了财路的朔怀便上演了各种惊悚情节。
  学贞子从电视机爬出来,却被勾到衣服,回头看到屏幕上的鬼片吓得吱哇乱叫。
  朔怀:“哇啊啊啊啊啊!好恐怖QAQ!”
  诡异的从食物里伸出一只手,却被抓住手腕舔掉手指上的酱汁。
  朔怀:“!!!这这这这个人居然想咬我?”
  从浴室水龙头爬出来,却看到了猛男出浴,朔怀小脸一红,默默爬了回去。
  趁贺南廷睡着,进入对方的梦里,结果没把贺南廷吓跑,还稀里糊涂被人结了契。
  朔怀:“呜呜呜,我不干净了。”
  朔怀杀心渐起,却听见一声:鬼付宝到账,十亿元!
  朔怀:“我原谅你了。”
  甚至叉腰挺着胸膛收贺南廷当小弟。
  贺影帝以官宣为由英年早退,全网炸锅却没人见过那神秘的另一半。
  前有简短的语音流出。
  “你坟头最多长三米高,营养不行,得多吃点。”
  后有狗仔拍到贺南廷半夜烧纸,光顾香烛店。
  昔日影帝的悲伤爱情故事顿时窜上热搜,所有人都以为贺影帝英年丧偶,是个寡夫。
  朔怀在听见这一消息后,满是心疼的拍拍小弟的肩:“我知道你很爱他,节哀。”
  找了朔怀上千年,终于抱得老婆归的贺南廷:“?”
  食用指南:
  1、1v1强强,只有彼此。
  2、应该没有什么娱乐圈内容。
  3、受在某些情况下,会唤出前世的自己,算是短暂记忆复苏。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朔怀、贺南廷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嗷呜嗷呜的那种
  立意:总会有个人站在身后成为后盾
 
 
第1章 不速之客
  A市,古色古香的古宅内,满地落叶尽显荒凉。深黑色双开大门外放着一个火盆,和落在一旁未烧尽的纸钱。
  “啊啊啊——鬼!真的有鬼!”
  惨叫从门内传来,一个青年握着手机云台连滚带爬的从里面跑出来。
  “阿弥陀佛无意冒犯!无意冒犯!”
  黑色大门发出吱呀一声,一个清秀的青年靠坐在高高的门槛上,看着逃走的人。
  “有必要吓成这样吗?我都还没出来呢!”
  朔怀走到火盆前,弯腰从里面拿出厚厚一叠冥币,半透明的纸币渐渐在他手中变得清晰。
  朔怀数了数。
  “嗯?怎么缺了个角?”
  他低头往地上一看,未烧尽的纸钱躺在火盆边。
  朔怀:“……”
  现在的年轻人做事真是一点都不仔细。
  朔怀抽出那张缺角的冥币,随手往空中一扬,便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了。
  一阵y1n风吹过,深黑大门吱呀一声重新关上。
  朔怀出现在这大宅的二楼,就在他计算着还要多久才能还清身上的巨额债务时,突然听见外面有动静。
  朔怀脚步一顿,转身从二楼看向院外。只见两辆车一前一后停下,随即下来两个男人。
  “这天都要亮了,还有人来这直播?”
  朔怀挑眉,随后来到院墙上坐下。
  反正有钱,他不介意再多吓唬两个人。
  朔怀好心情的晃悠着腿,等着两人往火盆里烧纸,结果站在深黑大门前的男人,好似没那个打算。
  男人指节以二三声调叩门,在他身旁的中介吓得一哆嗦。
  中介:“贺……贺先生,这房子又没人住,您……您不用敲门。”
  贺南廷轻声开口,声调柔和:“尊亡灵,敬鬼神。”
  中介抹了把汗:“您……既然都知道这里闹鬼了,干嘛还非要大半夜来看房子?”
  要说这些明星也真够有意思的,为了保护隐私深夜看房,要不是为了这月的业绩,打死他也不接这单生意。
  贺南廷没有回答,推门走近院内。
  古宅内常年无人打理,四处长满杂草,就连一些树木也枯萎了。更是安静的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
  朔怀跟着来到离贺南廷较近的枯树下,抬头,这才看清眼前人的长相。
  温润如玉,而且还是春日桃树下的一块玉。只是那双眼睛……
  就像是已经死了。
  这么好看的脸,配上那种眼神真不合适。
  朔怀也不知道脑子里怎么会冒出这么个想法。
  不过,这人是挺好看的,也很有礼貌,但是要打他宅子的主意,问过他这个主人了吗?
  贺南廷从进入古宅后,便像是在搜寻着什么,借助手电灯光查看四周。
  朔怀靠在枯树干上,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一抬手,y1n风刮过,深黑大门突然关上。
  哐!
  声响吓得中介差点把手电扔出去。
  贺南廷也闻声看去,随后一块石头滚落到他脚下。
  朔怀得意的勾勾嘴角,围着两人绕了一圈,y1n森一笑,随后把周围的响动弄的更大了。
  古宅刮起阵阵y1n风,把杂草枯树吹的作响。
  中介已经吓得满身是汗,想劝贺南廷白天再来,贺南廷却扯下挂在脖子上的小瓶子,脱掉右手的黑色手套,将瓶子置于掌心,徒手捏碎。
  红色液体滴滴答答落在地上,朔怀突然有点看不明白了。
  这人不会是吓傻了吧?
  只见贺南廷抬起头,神色凝重的看向了朔怀的方向。
  朔怀对上那双清冽的眸子,微微皱眉。
  这个人怎么回事?
  就在朔怀想着要不要再吓唬一下时,贺南廷突然就转身出去了。
  离开前还对中介道:“房子我看好了,明天一早我会来办手续。”
  中介还算良心,出了古宅便低声道:“您真要买这房子?要不……我明儿再带您看看别的?”
  吱呀——
  深黑大门突然关上,吓得中介差点当场表演一个滑跪,贺南廷却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
  “不用。”
  朔怀站在院墙上看着两人离开,心想这人多半也不敢住进来。毕竟这房子在朔怀苏醒前就转手过不少人,但都没有人真的敢在这里住上两天,当晚就能吓得连夜逃走。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