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恐怖灵异 >

夏杀 作者:这碗粥

Tags:悬疑推理

 简介:「我知道你在夏天杀了一个人。」
  就在曾连喜以为这是对他的要挟时,威胁信却轮到了高晖那里。
  高晖嘲弄这场无聊的恶作剧,直到,他的夏天突然被公布于众。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晖,曾连喜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天知道
  立意:邪不压正
 
 
第1章 ●10月15r.ì(一)
  10月15r.ì,星期五。
  *
  「我知道你在夏天杀了一个人。」
  这是曾连喜收到的第一张卡片。
  纸张泛白,黑字刺目。左下角绣了一枚红印,乍看像是被泼上一滴鲜血。
  恶作剧?或者……威胁?
  周围有同学j_iao谈,曾连喜却听不见了,只觉得远处传来一阵警笛,短而急。
  渐近,渐近,快要到门口了吧……
  他的神经越来越紧。
  突然,一个同学喊:“高晖。”
  曾连喜回神。
  他在教室,没有警笛。
  他转学到南城九中已经一个多月了。以前就读的学校,吵得他坐立不安。这里也吵,但除了j_iao作业、发试卷,无人注意到他。
  他过着隐形人的生活,很安静。安静就能顺利读完高中。
  *
  临近中午,下课铃响。
  课本内容还差一段没有讲完,英语老师伸出五个手指:“再讲五分钟就好。”
  这是老师的经典手势,他在同学们的绰号就叫“Five minutes”。
  他说完,教室里响起轻叹,同学们开始不耐。
  曾连喜在课上走神,冒了满身黏腻的汗。是冷的,贴在他的背脊,直发凉。一个上午,他沉陷在过去那个夏天。
  蝉鸣不休,蜻蜓无j.īng_打采,人在烈r.ì下蒸晒发干。
  他揉了揉汗s-hi的掌心,低头找纸巾。余光扫到什么,转头看去。
  高晖猫着身子,正准备向外溜。他冲曾连喜笑笑,一双桃花眼明澈清亮。他要逃课,却不心虚。
  这时,英语老师读完段落,抬起了头。
  莫名的,曾连喜向左挪了挪,挡住身后的人。
  “There be句型、以here开头的句子,谓语动词和靠近的主语一致。”英语老师转身在黑板写字。
  曾连喜舒了口气,再一侧头。
  高晖已经没影了。
  “Five minutes”讲了不止五分钟。当他合上课本,宣布下课,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向饭堂奔去。
  曾连喜没有跑,看着人群从他身边窜过,再看着高晖迎面走来。
  “高晖。”苏迁蹦了出来,他两步并一步,揽住高晖的肩膀,“我又没抢到蛋糕。”
  “早提醒你了,‘Five minutes’不是浪得虚名,他上课没有不拖堂的道理。”高晖嘴上叼着蛋糕,手里拿一罐饮料。烫得夸张的卷发在正午yá-ng光下泛着金光。
  原来他偷溜出去是为了抢午餐蛋糕。
  *
  一天下来,除了一张白色卡片,曾连喜没有收到其他信息。
  没人来说:“我知道你。”
  也没人对他讥嘲玩笑。
  他独自一人吃饭、上课,和同学不作j_iao流。
  放学了,曾连喜走出教室。
  高晖在走廊讲电话。
  曾连喜不是故意偷听。
  但高晖旁若无人:“叔叔,我晚上去你家吃饭。”
  “嗯?他要来?”他变了调子,变得缓慢,“没什么高兴不高兴的,晚上见。”
  通讯一断,他面向黄昏的天空,像是自言自语:“不止不高兴,我还火大得想揍人。”
  他从书包侧袋掏出一串珠子,缠在右手腕,绕了两圈。
  之后,突然回头。
  开学至今,曾连喜和高晖讲过三句话。这三句之中没有自我介绍,也许,高晖不知道他姓谁名谁。
  高晖确实没有叫名字,只说:“中午谢了。”
  *
  这条回家的路,有一半被共享单车占满了。人只能靠外走。
  迎面有几人走来。
  为首的人个子不高,留一个冲天的发型,用了整瓶发胶,勉强把身高凑多了五公分。他穿了件无袖的花马甲,露出胳膊外侧的纹身——猛虎下山。纹身很凶悍,给他添了老气的江湖味。
  他正和旁边一个瘦猴子似的人说话,音量很大,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耗子哥,你真帅。”瘦猴子看着不过初中年纪,但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很老练了。
  耗子,少有人把这个动物当作自己的别称,毕竟和“鼠”有关的词语都含贬义。
  但这人听完奉承,八字脚撇得更开,走起路来横行霸道。
  曾连喜绕到行道树旁。
  那个“耗子哥”突然瞄中了他:“哎?你……”
  曾连喜和以前不大一样。留了长刘海,遮住额头和眉毛。他低下头,不想和他们撞上。
  眼看就要擦肩而过,曾连喜听见对方叫出了名字:“你是曾连喜吧?”
  他装作没听见,继续向前。
  猛然,前方拦了一人。
  瘦猴子一手撑在树干。他的手臂又细又扁,比树上的细枝丫大不了多少。
  接着,“耗子哥”走上来。
  距离近,曾连喜看清了他的纹身,肩膀到手臂画满了黑蓝线条。可笑的是,猛虎的獠牙被他的脂肪挤兑了。
  没想到,到了南城,还能见到从前的同学。
  “耗子哥”,真名叫王昊圆。天生长了张圆脸。初中时,他遭遇过校园霸凌,后来他找了一个比他更弱的同学当出气筒,尝到了霸凌的甜头,他逐步建立自己的小团体,自封老大了。这两年,他掉了r_ou_,但脸还是圆滚滚的,如果遮住手臂的纹身,他的圆脸蛋没有一丁点气势。
  “别来无恙啊。”王昊圆发出刺耳的笑,很像鸭嗓。
  曾连喜沉默。和这群人讲不通道理,索x_ing不讲。
  王昊圆:“原来你离开安桦县了。”
  安桦县是曾连喜的故乡,对城市人来说,可能山清水秀。但那里也是王昊圆等人的据点,风气败坏。
  这时,另一个矮胖墩过来,几人团团围住了曾连喜。
  “老同学见面,你不高兴啊?对了,我想起来,你以前的绰号就叫‘小哑巴’。”王昊圆皱起脸,闭上嘴巴,发出“呜呜呜呜”的哽咽。
  他们几人大笑。
  瘦猴子笑得最夸张,抱起肚子,不忘拍马屁说:“耗子哥,你的演技真行啊。”
  “小哑巴,啊吧啊吧。”王昊圆故意刺激曾连喜。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