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 穿越小说 >

白月光变成反派后被龙傲天男主盯上了 作者:陈五野(下)

Tags:甜文 情有独钟 幻想空间 穿书

第42章 
  “慕绍焱, ”贺以年深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慕绍焱一时失口,半响想起自己的话似乎有点别的意思,顿时懊恼无比, “贺以年,我只是……真的很想和你做朋友。”
  以后可能进一步发展的那种。
  “我是真心的。”
  特别真心,可以捧给贺以年仔细看。
  “贺以年, 我为我以前做过的不好的事、任何让你感到困扰和不愉快的事, 向你道歉。”
  只要能追到人, 道个歉算什么!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他可以说一万个对不起!
  “请你原谅我。”
  对,非常完美!
  贺以年微微怔住, 但很快就换成了怀疑的目光,“慕绍焱, 你确定?”
  “我很确定。”慕绍焱非常确定,他不想让贺以年不理他!
  一想到贺以年生气会赶他出来、再也不和他说话、不想看见他, 他就……非常确定!
  大丈夫能屈能伸, 只是给喜欢的人道个歉而已, 有什么不能的?别说道歉了, 在现在这个阶段,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 身为男人, 慕绍焱只觉得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里都充满了核动力!
  贺以年叹了口气, 算了,他又不是不知道慕绍焱是什么样的人,抽风起来有多让人无语。他按了按微微抽痛的额角, 想了想说道:“过几天有个慈善拍卖会, 晚上还有宴会, 你去吗?”
  贺家一直以来都在做慈善,本市的慈善拍卖会是每年都不落下的。虽说不算出大头的豪门世家,但多少也会尽心尽力。所以贺以年考虑过后,还是决定参加。
  而且听说今年的捐赠对象是本市福利院的孤儿们,贺妈妈在国内的时候,还会定期去看望孩子们。说不定这几天,贺妈妈还会打来电话询问这事。他要是不去,会有点难解释。
  慕绍焱听了他的问题,谨慎思索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干蠢事了,于是颇有几分小心翼翼,“你想让我去吗?”
  “……如果你想去的话。”贺以年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咳,慕绍焱钱多,不如拿出来做公益。
  对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也不是不好的事,何乐而不为?而且贺以年很清楚,就算他不让慕绍焱去,慕绍焱也不一定会听他的。
  综上所述,还不如干脆直白与他商量好,避免什么……有的没的!
  慕绍焱微微拧眉,平生第一次举棋不定,贺以年是让他去呢?还是不想他去呢?不得不说,他真的不想惹贺以年生气。但是慈善拍卖会的话……他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一个有点触边的念头,会不会……是贺以年有什么想要的,在拍卖会上?
  毕竟是个拍卖会。慕绍焱顺着这个思维一发散,忽然意识到,哪怕贺以年没什么想要的,只是单纯想做慈善,这也是个增加好感度的机会。于是他点头道:“我和你一起去。”
  “是慈善拍卖会。”贺以年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叮嘱道:“你得至少拿出一样东西,放在那里拍卖,然后买点什么回来……你参加过吧?”
  慕绍焱虽然对什么拍卖会不感兴趣,但大体流程是知道的。他嗯了一声,“我知道。”
  “另外,”贺以年不得不提到另一件事,“这是个例会,每年本市都会举行……也就是说,秦博翰也会去。”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怎么起的恩怨,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像上次那样,可以吗?”
  慕绍焱:……不想答应,还想揍秦博翰。
  不过当然了,光明正大的揍不太现实,他表面十分镇定道:“放心吧,我答应你,不会的。”
  贺以年深深看了他一眼,“……那就好。”
  他还刻意加重了口气,对慕绍焱郑重道:“我相信你。”
  一切看起来正常了,贺以年回办公室工作,慕绍焱却没跟着进去,他走到走廊僻静处,又给李兆打电话。
  李兆还以为慕绍焱又在催他的追爱计划呢,无可奈何接通了,“老大,我正在查资料……”
  “先别管那个了。”慕绍焱打断他的话,“临时危机我已经解决了,我现在要你去办另一件事。”
  “另一件事?”李兆感觉和贺总必须有关系,却听对面慕绍焱问:“查查秦博翰最近行踪,顺便安排几个人。”
  “盯着他,等他落单的时候,套麻袋多打几下脸!”
  李兆:“……”
  他就知道,这事又和贺总有关。
  但是,他觉得得提醒一下自家老大,“老大,贺总要是知道了,会生气的。”
  “他生气什么?”慕绍焱不解,“他现在很讨厌秦博翰,不可能生气的。”
  “这……”李兆只得更直接一点,“要是秦博翰在贺总面前告状呢?我是说……虽然我们不会留下线索让秦博翰追查到,但老大你想想,除了你,就没有别人有嫌疑干这种事了。”
  慕绍焱:“……”
  “贺总肯定不高兴你去打人的。”李兆好言相劝,“而且打人不打脸,老大你为啥这么讨厌他?”
  “因为他现在是我的情敌。”慕绍焱冷酷道:“对待情敌,要残酷镇压!我不想让这个人再出现在贺以年面前!”
  “……有道理。”李兆有点发愁,“那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吧。诶对了,老大,温乐游要回来了。”
  慕绍焱没当回事,“回来就回来,盯紧他别让他来烦贺以年就行。”
  没什么事了,他准备挂断电话,忽然改主意了,“等等,先不要揍秦博翰。”
  “我有个计划。”
  ……星期六晚上八点,慕绍焱的黑色宾利准时到达拍卖会现场,司机稳稳把车停在大门前,后车门正对着长长的红毯。
  一身纯黑色西装的慕绍焱先下车,首先面对噼啪镁光灯与□□短炮,因为这也是本市一场小型盛宴,加之冠以慈善的名义,确实有几个记者过来。看到下车的人卓然出众、容貌不俗,眼尖的纷纷认出是慕绍焱,惊讶上前:“慕总!您参加这次慈善拍卖和傲天集团的未来发展有关吗?”
  “慕总今天带来了什么?是价格不菲的珍品还是对您有特殊意义的宝贝?”
  “慕总说几句吧!财经杂志几次都想采访您,您为什么一直拒绝?”
  “慕总……”
  慕绍焱挑眉,神色带了些许肃正,紧接着他转身微微欠身,是一个迎接的姿势。
  众目睽睽之下,深灰色西装、黑色衬衫的贺以年下了车,先是微微一怔,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而后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

声明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